年根儿间隔董事会

分手了!在创建优步约10年后,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日前出清公司股票,并将于年底之前离开董事会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12月24日,优步宣布,卡兰尼克将在年底之前离开董事会。优步首席执行官霍斯劳沙希在声明中表示,优步全体员工祝福卡兰尼克,“我对特拉维斯的远见和坚韧心存感激。”

卡兰尼克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现在似乎是我专心经营当前业务和慈善事业的时机。”而其的发言人称,卡兰尼克在过去两个月出售了手中所有的优步股票,套现逾27亿美元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卡兰尼克的离开给硅谷投资者过去十年的投资历史画上了句号。在这十年中,这些投资者向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,赋予这些企业的创始人巨大的权力和推动公司急速发展的使命。

“优步和卡兰尼克正是这种模式的典型范例,因为看好他的扩张理念和充满活力的发展方式,外部投资者向优步投资,令卡兰尼克在股市和债市融资超过140亿美元。在最高峰的时期,优步一度成为美国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,估值高达约680亿美元。”文章写道。

然而,卡兰尼克在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执掌优步期间,却伴随着各种丑闻,比如使用可规避监管机构的软件、遭到优步工作环境中存在沙文主义文化的投诉等。这些丑闻最终令卡兰尼克在2017年下台,不过当时他仍是优步最大的股东之一,并在董事会具有重大影响力。

目前,优步表示,已停止使用规避监管的手段,并寻求重塑企业文化。

与优步一样遭遇高层震荡的还有WeWork,后者在今年早些时候还是美国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,而到了9月IPO时却遇阻。

外界对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诺伊曼陷入的利益冲突、难以捉摸的管理风格以及Wework不断扩大的亏损存在担忧。随后,诺伊曼宣布辞职。

与此同时,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像优步这类硅谷初创企业,目前产生的巨额亏损已经远远超过了投资者和优步几年前的预测。

仅在今年第三财季,优步就亏损了12亿美元,并表示要到2021年才能录得正利润,而且前提条件是剔除利息、税收和折旧等成本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优步“艰难地”向盈利努力时,全球各国政府针对该公司主营的网约车业务,正逐步施行新的规则和费用;而在其他领域,像外卖行业的DoorDash等竞争对手正快速增长,已经超过了优步的优食(Uber Eats)业务,在美国市场占据领先地位,这给优步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自5月IPO以来,尽管业绩超出分析师预期,但优步的股价表现糟糕,较每股45美元的发行价跌逾30%。知情人士称,卡兰尼克从中赚到的钱远没有他今年早些时候期望的多。

而优步的一些早期投资者也已经变得不耐烦。Tusk Holdings首席执行长Bradley Tusk表示,这家公司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,他最近卖掉了手中所有优步股票。

目前,卡兰尼克已将注意力转向了一项新业务。他的初创公司CloudKitchens建立共享厨房,提供给那些需要空间准备外卖食物的餐厅。来自优食、DoorDash和其他公司的司机会将食物送到顾客手中。

知情人士称,虽然他一直在用部分个人财富为该业务提供资金,但今年早些时候,他也从沙特一家主权财富基金筹集了4亿美元。

本文由开奖现场直播六彩开奖发布于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,转载请注明出处:年根儿间隔董事会

相关阅读